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综合性评估| 专题评估| 评估方法| 评估成果检索| 评估地图|

政策法规| 能力建设| 实践案例|

概述| 概念框架| 机构安排| 全体会议| 工作方案| 相关公约|

中国参与IPBES情况| 机制机构| 专家参与| 生物多样性保护在中国|

中国参与IPBES情况

时间:2014-06-16 来源:项目四处

  2012423日对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而言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经过六年的艰苦磋商和谈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IPBES)正式建立。这一决定由参加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确定模式及机构安排的全体会议第二届会议(2012416–21巴拿马)90多个与会国做出(http://www.ipbes.net/)IPBES旨在加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科学政策互动机制,从而保护和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确保人类长期福祉和可持续发展。

  该平台主要包括4个方面的职能:

  (1) 对有关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知识状况及其相互联系开展定期和及时的评估这些评估必须在科学上可信、独立且经过同行审查。

  (2) 通过与主要科学组织、决策者和筹资组织开展对话促进创造新知识的工作但不直接开展新的研究。

  (3) 通过确定与政策有关的工具和方法支持政策的制订和执行。

  (4) 开展相关的能力建设以改善生物多样性评估与决策能力(http://www.ipbes.net/about-us-chinese.html)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IPCC)在科学界对政府决策的支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IPBES相当于生物多样性领域的IPCC。与IPCC不同的是, IPBES不仅为《生物多样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服务同时也为其他生物多样性相关的国际条约或协定服务。2007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启动了千年生态系统评估后续行动包括支持实施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的响应活动研制一些操作工具和方法,并探讨开展第二次全球生态系统评估的可行性。《公约》第九次缔约方大会通过决议鼓励缔约方在开展区域和国家层次的评估时利用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的框架、方法和成果。

  2005年在巴黎召开的生物多样性科学与管理大会上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提出建立一个生物多样性领域的IPCC(an IPCC like for biodiversity),以加强科学界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决策中的作用该机制被称为生物多样性科学支撑的国际机制(IMoSEB), 由法国政府推动召开了两次国际会议、六次区域咨询会议其中亚洲区咨询会于2007月在北京香山举行(http://en.wikipedia.org/wiki/)200711月在法国召开的最后一次IMoSEB的执行委员会会议建议UNEP执行主任联合法国和其他政府召开政府间会议讨论建立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机制。本人作为执行委员会的14个成员之一参与了IMoSEB的整个磋商和推动过程并组织了亚洲区磋商会。

  对我国而言, IPBES的建立会带来很多积极的效应。首先国际同行共同建立的生物多样性评估程序和方法会更加规范而且具有广泛的可比性,对于推动我国的相关工作有利。其次国际上科学服务决策的做法和经验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再次, IPBES很重视能力建设相信会对我们的队伍建设有所帮助。最后我国在生物多样性应用基础研究的若干方面取得了国际水平的进展受到同行的肯定。我们也可以利用这样的平台在全球和区域水平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马克平,IPBES:生物多样性领域的IPCC,生物多样性[J].2012,20(4):409-410

  自平台谈判启动以来,我国由环境保护部牵头,外交部、中国科学院等部门参与,积极参与历届谈判,为其建立发挥了重要作用。2012年平台成立之后,经国务院批准,我国正式加入平台,成为其第一批成员国。2013年1月我国派出政府代表团,首次以成员国身份参加平台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期间,我国代表团成功推荐中国科学家傅伯杰院士进入多学科专家组,并承诺为平台运作提供资金支持,显现了我国在全球环境与发展进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第一次全体会议以来,平台进入实质性工作阶段,我国围绕平台各项职能,也启动了组建国内专家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评估研究、相关科学知识储备与共享、宣传等工作。